位置:承仪信息门户网>>时事>>望海楼:中国扶贫实践彰显制度优势

望海楼:中国扶贫实践彰显制度优势

时间:2019-12-01 07:21:54作者:匿名 阅读量:336 
摘要:10月17日是第六个国家扶贫日。仔细思考这次评奖,我们会发现,中国的发展道路和扶贫攻坚,无论在理论和实践上,都已经远远超过了西方经济学。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进行彻底的社会革命,让贫困人口获得了土地等生产

10月17日是第六个国家扶贫日。此前,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阿比吉特·班纳吉(Abijit Ban Naji)等人,表彰他们“在减少全球贫困方面的实验性做法”。这三位学者走出书房和教室,通过微观比较实验发现了营养、医疗、教育、金融、治理和贫困之间的关系。他们为帮助穷人做出了巨大的努力,这是值得肯定的。

仔细考虑这个奖项后,我们会发现中国的发展道路和扶贫在理论和实践上都远远超过了西方经济学。

西方发展经济学也一直在欠发达国家寻找现代化之路,但未能很好地回答这个问题。特别是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国家间的收入差距进一步扩大,许多国家陷入了贫困陷阱和中等收入陷阱。

西方经济学没有完全揭示贫困的根源,至少是因为它有两个缺陷:一是缺乏历史视角。贫困首先是一个历史问题。除自然条件等客观因素外,重要原因是近代资本主义主导的全球化,全球化有扩大全球两极分化的趋势。发达国家的发展和第三世界的贫困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只有实现政治和经济独立,贫穷国家才能改变这种命运。然而,西方主流经济学已经失去了早期的历史研究传统,进入了一种过于注重微观、模型和数学的模式,无法真正认识贫困的历史根源。第二是缺乏政治和经济视角。贫困是一个综合问题,三位获奖学者关注的食品、医疗、教育、贷款等问题是直接影响贫困的因素。然而,更重要的是,需要通过彻底的社会变革,从根本上消除两极分化的体制基础和贫困的根源。需要强有力的基层治理来组织群众,激发他们改变命运的热情。需要消除各种利益集团对穷人的剥夺。总之,需要一个真正以人为本的国家治理体系。今天的西方经济学已经脱离了早期政治经济学的传统,将政治、社会和经济因素分离开来。因此,他们只能从贫困家庭成员的个人状况出发,不能触及社会和体制问题。所谓贫困经济学恰恰反映了“经济学的贫困”。

由于这些限制,尽管这三位学者做出了巨大的努力,但他们还没有找到消除贫困的根本方法。他们的代表作之一《贫困的本质》介绍了这方面的许多例子:缺乏基础设施、基层无法实施公共卫生服务、公立学校水平低、商业组织拒绝向基层贷款、穷人缺乏参与意识、政府软弱或腐败,这些都使扶贫项目难以推进等。尽管依靠慈善组织和外部援助可以缓解这些问题,但在缺乏强有力的体制保障的情况下,这些改善仍然是杯水车薪。

这三位学者所关心的问题在中国得到了有效的解决。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进行了彻底的社会革命,让穷人获得土地和其他生产资料,并为共同繁荣奠定了体制基础。充分发挥强大基层组织的作用,早期在发展中国家普及基本医疗和教育,已经超越了许多发展中国家基层组织松散、治理薄弱的困境。

特别是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中国共产党向绝对贫困宣战。它把扶贫作为各级党委和政府的政治责任。每年,在贫困县和贫困村的投资超过1万亿元。300多万政府官员走上了扶贫的第一线。特别是,全国已完成870万穷人的搬迁,以帮助穷人。仅贵州省就安置了184.5万“一边是水,一边是土,很难养活一边是人”的山区居民。他们还得到住房、学校教育、医疗保险、就业的保障,并可以逐渐致富。

中国扶贫的力度、深度和广度远远超过任何国际组织、慈善组织或商业组织所能达到的水平。在过去40年左右的时间里,中国减少了8.5亿多贫困人口,为全球减贫做出了70%以上的贡献。这有赖于坚持历史唯物主义和政治经济学的方法论,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优势。如果这三位学者来中国进行深入研究,他们将能够更好地回答自己的问题。

两岸猿类的叫声,也在耳边不知不觉中不断啼叫,独木舟已经驶过了沉重的青山。这三位学者的具体研究方法值得中国在扶贫方面借鉴,但中国的扶贫实践远远超过了西方经济学的成果。这是中国的制度优势。

■江宇

《人民日报海外版》(第一版,2019年10月18日)

安徽快3投注 香港六合投注 江西十一选五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