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承仪信息门户网>>财经>>我为什么不建议一些制造业产能跨国转移?

我为什么不建议一些制造业产能跨国转移?

时间:2019-12-03 09:21:52作者:匿名 阅读量:1927 
摘要:最近几年国际经济不断下行和国内制造业成本的持续上升,制造业企业关闭国内工厂转移到东南亚地区的新闻不断,先是耐克服装加工部关闭国内工厂转移至越南,又有电子制造商富士康在印度投资建厂、转移产能。政治动荡和

近年来,国际经济持续下滑,国内制造成本持续上升。有消息称,制造企业已经关闭了国内工厂,迁往东南亚。首先,耐克服装加工部关闭了国内工厂,搬到越南,然后电子产品制造商富士康(Foxconn)在印度投资建厂,转移生产能力。公众应该如何看待这种现象,企业家如何实现跨国投资的成功?理智是关键。

首先,企业的跨国转移必须足够理性,以防止跟随这一趋势。

树木走向死亡,人们走向生存。制造业是一个对成本敏感的行业。它已经从日本转移到亚洲的四条小龙,然后从四条小龙转移到中国的东南沿海。国际制造企业已经经历了几轮大规模产能转移。从现有经验来看,合理的能力转移是企业布局国际市场、增强国际影响力、打造世界品牌的需要。这也符合中国国内产业升级的方向和促进国际能力合作、建设世界制造业大国的政策。这值得推广。但是盲目跟随潮流是不可取的。企业既有“人”的劳动弹性,又有“树”的房地产特征。移动“活”的关键是合理考虑发展前景,特别是成本和市场。

近年来国内制造业疲软,主要是由于成本上升,主要是劳动力、土地和税收。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企业劳动力成本的上升是工人工资和福利的增加。个人工资和福利的增加对于人民过上美好生活和国家繁荣富强是不可或缺的。只要企业有相应提高劳动生产率作为保证,工资和福利的提高是可以理解的。我们鼓励企业不断改进技术,加强员工技能培训。在给企业带来更多利润的同时,我们也不断改善员工的待遇。

土地成本的上升在很大程度上是城市化的副产品。为了建设一个更加美丽繁荣的城市,有必要通过提高土地价格来出售和抵押土地。还必须不断改变城市周围的土地使用,并将工厂搬迁到远离城市的地方。一些制造企业选择自愿破产是因为他们想通过出售土地赚很多钱,而另一些则因为污染和环境保护而被赶走。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我们不能把企业赶到山里,把他们赶出绿水和青山。要合理规划产业布局,制定稳定的地价计划,保持政策稳定,避免环境保护的大跃进。我们不能以错误的方式执行正确的政策。

税费成本的上涨得到了控制。在中国的工业税制下,90%以上的税费是由企业支付的,造成的整体税收负担显然不高,但企业难以承受。许多产业转移都考虑到了这一点。政府推动“成本降低”的关键是降低税收、社会保障等的系统成本。企业。2019年2万亿元的减税和减费已经产生了明显的效果。另一方面,企业缴纳的许多税收也会以财政支出项目的形式创造新的市场和新的需求。关键是要真正公平、公开和透明。欧洲和美国的发达国家都没有低税率,并且正在增加公司税的比例,但也有许多对企业的补贴。

其次,许多非会计成本可能会让企业家判断失误

企业以利润为目标,成本不是企业经营的唯一起点。福耀玻璃将在美国建立新的生产能力,因为玻璃产品主要供应给美国汽车制造商福特和通用汽车。更贴近市场需求和更低的运输成本是福耀建设新产能的起点,这也是曹王德的原因。然而,许多跟随这一趋势搬到东南亚的企业并没有回来,也没有为他们的投资“支付学费”。“走向死亡”的原因是它没有被充分考虑。由于国内生产经验,成本估算不够全面,忽略了难以直接反映在会计科目中的成本。

第一个被忽视的成本是宏观政治成本。与发达国家稳定的政治局势和社会相比,发展中国家最大的问题是不稳定的政治局势和不稳定的社会。非洲、南美和东南亚是政治动荡最常见的地区。政治动荡和暴力将严重损害企业和公民的财产。正如余倩在《狼侠2》中所说,“12年的艰辛,一旦战争被彻底摧毁”。由于其强大的国家体系,中国是发展中国家政治稳定和社会稳定的特例。改革开放40年来巨大的和平红利促进了市场的繁荣,但它往往被许多企业家视为理所当然,并被普遍接受。忽视中外制度和国情的差异,跨国投资应首先考虑财产安全和政治制度保护。许多人将东南亚的低税率视为一种制度优势,但忽视了政府主动降低税率能力强的国家与政府不征税能力弱的国家之间存在本质区别。事实上,只有强大的政府能力才能有效保护私有产权。许多无政府国家没有税收,只要他们支付保护费,法律水平就极低,没有政府会提供任何基本服务。为了避免浪费投资,有必要加强对投资所在国制度学习和政治形势的理解和预测,并考虑“国别成本”,如投资可能面临的宏观政治成本、与政府打交道的公共关系成本、学习和适应新财税规则的制度成本、地方文化适应和工会成本。这正是许多企业家忽视它并导致破产的直接原因。

第二个被忽视的方面是,与中国强大的基础设施能力相比,东南亚国家往往政府能力差,难以提供基本服务。发展中国家政治不稳定的主要原因是政府缺乏基本的安全能力。制约安全能力的重要原因也是政府不能收税和雇人。税收由国家制度保障,长期稳定。然而,保护费可能随时翻倍,前景不可预测。印度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发展强大的工业了,这与其落后的基础设施直接相关。如果海外投资要贴近东南亚市场,满足东南亚居民的需求,可以考虑。如果你想进入欧美市场或回到中国,你应该谨慎,因为落后的基础设施决定了运输成本会非常高。

第三个方面是,国内企业往往投资规模小,没有谈判能力。耐克、富士康等跨国投资经验丰富的国际巨头,不仅理性、循序渐进地投资工厂,而且拥有超强的议价能力,可以直接与政府谈判巨额税收优惠和财政补贴。然而,新兴的国内中小资本和企业没有能力与政府直接谈判,往往缺乏与相关部门直接联系的渠道。这样一堵无形的墙是国内投资者在国外看肉时不能吃肉,甚至丧失军事实力的根本原因。当然,如果我们能按照股权的形式与跨国公司形成产业生态链,或者如果当地商会出面进行统一谈判,情况会更好。

三步走就像火。企业也最害怕搬来搬去。在企业家购买“新房”之前,他们必须仔细检查“社区安全”、“物业服务”和“邻里关系”,这样“乔迁之喜”才是“幸福”,而不是“悲伤”。

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

(编辑:孙明升,校对:张国刚)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pk10赛车 重庆快乐十分